您现在的位置是: 专题 > > 正文

银行信用贷“左右为难”风险与收益不平衡

时间:2020-09-27 09:30:48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者:DN032

今年以来,监管层多次提到鼓励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信用贷投放,这亦是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要点之一。

目前,普惠金融监管考核已从过去广义的“三个不低于”“两增两控”目标,升级为针对首贷户、中长期制造业贷款、信用贷款、无还本续贷等具体方面提出精细化目标。

然而,《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某银行提出今年发放的信用贷占普惠贷款的30%,引起了行内人士不少争议。据悉,目前银行推进信用贷的难点主要有银行风控技术不完备、银行员工的风险考核和效益上的不平衡等。

信用贷占比考核

7月,银保监会官网公布了《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监管评价办法(试行)》(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和“百分制”的“商业银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监管评价指标表(试行)”。普惠型小微贷款“两增”方面,对于贷款增速或信贷计划完成情况,分为非差异化考核的银行和监管允许差异化考核的银行,后者可适当放松考核要求。

其中,对信用贷的考核是,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中信用贷款占比较去年末上升0.5个百分点(含)以上的,得满分;占比上升未超过0.5个百分点或持平的,按实际上升百分点/0.5,在50%至满分区间内得分。

“总行要求今年3月1日至年底,发放的信用贷占全年普惠贷款的30%。”某银行普惠金融部人士告诉记者,“这几乎很难完成,文件要求的是3月1日开始计算,但实际上我行的信用贷款启动工作大概从7月份开始,这意味着需要在5个月内达标,从时间上看不合理。另外,30%的指标要求太激进了,信用贷业务风控如何把握?”

浙江某城商行小微金融部人士认为,这个比例(30%)对于大多数银行来说比较高,目前很多银行还是抵押为主,关键还要看他们如何去把控这类业务的风险,这和抵押的风控逻辑还是不一样。

“我行没有信用贷占比的考核,主要是看项目具体情况。目前,我行普惠贷款中信用贷比较少。其中,利商票贷要将近95%的质押,房抵贷则要求足值抵押。”某股份行广州分行人士告诉记者,虽然监管层面多次提到鼓励银行加大信用贷投放,银行内部也推出相应鼓励政策,如降低信用贷贷款利率。但真正实施起来,信用贷在普惠贷款中占比还是很低,主要是风险很难控制,银行也有资产质量的压力。

某国有大行普惠金融部负责人分析称:“提高信用贷占比属于结构性指标,没有硬性要求。我行是先完成总量指标,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高于40%;在完成总量的基础上会改善结构性指标,包括信用贷、中长期贷款占比。”

上述浙江某城商行小微金融部人士告诉记者:“我行对信用贷的占比没有要求,但每年都有具体绝对值的量化指标考核。”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银行为“美化”普惠贷款的结构性指标而“剑走偏锋”。今年以来,多家银行因虚增小微贷款数据被罚,主要包括将消费贷款统计为经营性贷款,导致虚增小微企业贷款数据、虚增企业信用贷款数据等。

信用贷“落地难”

“小微企业贷款难,难在没有抵押、没有担保、没有信用风险分担机制。从银行的角度说,需要担保和抵押物来控制风险。同时,小微企业轻资产又没有抵押物,这是一对矛盾。”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锋在谈到小微企业“贷款难”问题时提出。

相关办法明确提出,商业银行发放小微企业贷款要加大信用贷款的比重。李均锋表示,引导体现在监管评价和考核中,把提高小微企业信用贷款的比重作为考核的一个重要加分项,鼓励商业银行尽量发放小微企业的信用贷款,来解决小微企业缺少抵押和担保的问题。

尽管如此,信用贷业务风险较大导致银行人士“退避三舍”。谈到信用贷业务的风险,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研究部主任莫秀根博士向记者分析,主要有四个方面:经济风险,小微企业容易受到经济波动、产业链的影响而导致逾期;信息不对称,小微企业财务数据不完整,银行无法掌握企业的真实情况;小微企业的资产较少或者产权不清晰,处置风险较大;道德风险,根据我们调研的结果来看,部分小微企业拿到贴息贷款的还款意愿并不强烈。

对此,银保监会近年来出台一系列差异化的监管激励政策和引导措施。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一级巡视员毛红军在央行“金融支持保市场主体”系列发布会上表示:“一是资金端的差异化,通过引导商业银行内部资金转移定价中对小微企业给予优惠,解决银行基层做小微不划算的问题。二是内部考核的差异化,解决小微条线没有绩效的问题。三是针对不良的风险管理差异化,监管政策上已经明确提出,普惠型小微企业的不良贷款可以高于各项贷款3个百分点以内。四是针对怕问责,实行尽职免责的差异化。”

记者了解到,加大发放信用贷在“基层”遇到阻力,主要是风险考核和效益上的不平衡。前述受访浙江某城商行小微金融部人士告诉记者,传统银行贷款要求有抵押,信用贷风险敞口较大,一旦发生逾期,客户经理就会被追责;信用贷的额度不高,与抵押贷相比,对客户经理的效益体现不占优势。

此外,银行开展信用贷关键在于改变业务逻辑和提高风控能力。前述小微金融部人士坦言,“这就考验到银行的核心能力,每家银行不太一样,我们当地三家行就与目前很多线上标准产品不一样。”

“在低利率常态化下,小微企业金融也在发生变化,大趋势一定是金融科技创新与应用的持续深化。”渣打中国个人及中小企业金融部总裁李佩莲提出,“数据分析与管理”将尤为突出地帮助金融机构更了解小微企业,从而实现智能化、自动化、一体化的金融服务。

李佩莲进一步解释,“数据分析与管理”表现为,数据的维度将更多元,涵盖包括企业纳税数据、销售数据、供应链管理数据、征信数据等各种维度,甚至互联网生态种“点击数”这种具有前瞻性的数据;获取数据的效率更高,银行不再需要人工去了解数据,而是通过平台的数据交换,立即就可以知道企业销售情况、仓库情况,使得银行授信额度可以更高效地随之上浮下调;利用更智慧地解构数据、表达数据、管理数据,银行可为企业提供定制化服务。

上述受访国有大行普惠金融部负责人亦赞同这一观点。他表示,向财务数据不完善的企业发放信用贷对银行的数据资产和风控模型提出考验,该行通过与多个公共服务平台合作掌握企业比较全面的经营数据,并基于过往贷款项目的建模分析结果来更精确地把控贷款风险。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1-2020  产业研究网  www.coalstudy.com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14 676 11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