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股票 > > 正文

风波过后的獐子岛 未来经营规划仍未明确

时间:2020-10-30 15:58:06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者:DN032

正值十月下旬,上市公司獐子岛(002069,SZ;昨日收盘价3.60元)又进入了忙碌的秋季捕捞期。此时,距离证监会对公司有关财务造假的处罚结果落定也已4个月有余。风波逐渐平息,而在经营管理和业绩层面,獐子岛似乎并未走出阴霾。

根据獐子岛10月28日晚披露的业绩情况,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4.69亿元,同比下降26.96%;归母净利润约 2351.59 万元,同比增长169.11%。记者注意到,在变卖资产所得、政府补助等非经常性收益,公司前三季度的“扣非净利润”实则亏损约1.09亿元,这也再一次引发了人们对獐子岛可持续经营能力的担忧。

北京吉融元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融元通)为獐子岛第二大股东方,该公司总经理朱源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獐子岛的(经营)压力肯定是有的,所以目前更紧迫的工作,是把明年和未来的整个战略方向——包括产品方向、市场等方向明确下来。

据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周亚珠律师介绍,目前他们登记到的、向獐子岛索赔的投资者已超过100个,其中最大金额已经超过2000万元。投资者的索赔,无疑也为獐子岛的未来经营增添了压力。

三季度亏损超1600万 公司经营规划仍未明确

今年2月初,疫情中的一场股东大会上,通过了獐子岛转让旗下部分海域使用的租赁权暨海底存货的议案。按照公司披露,这笔作价1.005亿元的交易将为公司增加约7100万元净利,是公司瘦身和轻资产运作的重要动作。

记者注意到,彼时的獐子岛业绩和内部治理正处于强烈的震荡时期,卖资产保业绩或已成为公司不得已的选择。

一方面,在2019年秋测后,公司再度披露了一次扇贝死亡“灾害”,直接导致其全年数亿元的巨额亏损。另一方面,经历了2017年的扇贝灾害,来自证监会的调查结果也于去年6月首次披露,声讨此起彼伏。

转让海域之后,今年4月,獐子岛再度披露了一项转让旗下冷链物流子公司的计划。

频频变卖资产,一度让獐子岛受到交易所的多次关注,但也撑起了獐子岛前三季度的整体净利增长。不过,非经常损益带来的短暂业绩提振,显然不能成为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的保障。

仅就第三季度而言,獐子岛不佳的经营现状再次暴露。期间,公司亏损0.16亿元,同比下降57.69%。此外,截至今年三季度末,獐子岛的负债合计已经高达24.81亿元,超公司总资产的96%。

吉融元通是獐子岛第二大股东,公司总经理朱源健介绍了獐子岛目前所面临的经营压力:在证监会处罚结果出台之后,獐子岛尚处于经营的过渡时期,公司管理层尚未给出有关未来经营方向的具体规划。对此,吉融元通方面也考虑将于近期到访獐子岛,就公司的未来发展规划一起展开研讨。

在朱源健口中的“过渡时期”,獐子岛也出现了董监高人员的频繁变动。据记者梳理,今年6月,掌舵獐子岛二十余年的吴厚刚正式卸任了公司董事长等职位。不久后,在獐子岛有着十余年工作资历的唐艳在地方政府支持下,成为吴厚刚的接班人。今年7月,公司前财务总监刘坤递交书面辞职报告;今年9月,公司前总裁助理、人力资源中心总监刘中博,以及独立董事陈艳也相继提交离职申请。

股东期待可持续经营 投资者索赔增添压力

据证监会今年9月消息,獐子岛财务造假性质恶劣、影响极坏,严重破坏了信息披露制度的严肃性,严重破坏了市场诚信基础。证监会已将獐子岛公司及相关人员涉嫌证券犯罪案件依法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旧人”离去,新人上任的现状,朱源健告诉记者,这可以理解成“后吴厚刚时代”中獐子岛人事架构的合理调整。值得一提的是,当地政府推荐唐艳作为獐子岛新董事长的举动,作为公司二股东,吉融元通此前曾有过质疑,但后来也和当地进行了沟通。

“作为外部战略股东来讲,我们也没有合适的人选推荐,对于政府的授意,最后表达了同意和支持的态度。”朱源健对此补充道,“我们需要坐下来研讨,把未来战略、方向定下来,(明确)哪些东西未来不是公司的主业,(哪些)能做到可持续经营,而且还有很稳定的盈利。”

在决策层尚未推出新的经营规划之时,对于獐子岛的普通员工来说,失望和抱怨并未消散。獐子岛船员张想对记者表示:(养殖业务)收获就那样,公司欠了那么多债,能发出钱就不错了。

据张想称,近段时间以来,公司基层也频现各种调整,影响到了薪资和人员去留。留在獐子岛继续工作的人,要么就是自身家境好的,要么就是自身条件差得走不了的。

“但凡能离开的,谁不走?”张想抱怨道。

对于未来的獐子岛而言,来自投资者的索赔也是一层压力。据财新网日前报道,在獐子岛造假案遭遇行政处罚和追责之后,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投服中心)的獐子岛支持诉讼案件已经获得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受理,投服中心所委派的公益律师代理四位投资者,向獐子岛及其时任董事长、总裁吴厚刚,时任副董事长梁峻索赔共计24万元。

而据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谢连杰律师团队介绍,目前在其处登记的索赔投资者早已过百,诉求主要是要求赔偿投资差额损失及该部分损失对应的佣金印花税及利息。其中,实际亏损金额超百万的投资者并不少。截至目前,最大的索赔金额已经超过2000万元。对此,该律师团队也已将案件提交法院立案,处于等待受理阶段。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1-2020  产业研究网  www.coalstudy.com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14 676 113@qq.com

豫ICP备18004326号-15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