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产经 > > 正文

全通教育业绩欠佳遭遇难题 资产出售瘦身回血

时间:2022-01-05 09:39:12 来源:长江商报 发布者:DN032

潮水退去后,曾经的“股王”全通教育(300359.SZ)只剩下一地鸡毛。

日,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出于未来发展战略规划和业务布局考虑,公司全资子公司拟转让参股公司股权。

对于全通教育而言,本次出售资产,将收回投资,减少投资损失,并将增加当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853.09万元。

全通教育曾是一家主营家校互动信息服务的中小型企业,在2014年初上市后,大规模并购扩张,最终,随着标的业绩爽约、爆雷等,经营业绩一败涂地。

wind数据显示,上市以来,全通教育累计亏损9.91亿元。

年来,全通教育开启产业转型之旅,但转型较为艰难。2021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只有444.17万元,同比下降81.47%。

尽管全通教育的经营业绩糟糕,但股东获利不菲。据不完全统计,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陈炽昌和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等,累计套现约15亿元。

并购后遗症前三季净利腰斩

全通教育正处在艰难转型中,经营业绩欠佳。

最新公告显示,全通教育全资子公司全通教育基础设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础投资”)拟将其持有的WisdomGardenHoldingsLimited--Cayman(智园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园控股”)24.24%的股权出售给M&SGloryLimited(以下简称“M&S”)。

公告显示,交易对方成立于2016年6月,注册资本只有5万美元,全通教育子公司基础投资持股24.24%,为第二大股东。截至2020年底,其总资产2493.35万元,净资产1270万元。2020年,其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均为0元。

标的公司智园控股成立于2013年12月3日,截至2021年10月底,其净资产为5088.22万元,2020年及2021年前十个月,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448.58万元、1867.62万元,对应的净利润为209.39万元、-495.32万元,业绩均大幅下滑

截至2021年10月31日止,全通教育标的公司投资的账面价值为1346.91万元。其中,长期股权投资账面余额4435.00万元、减值准备为3424.14万元、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收益336.05万元。本次交易,协商定价为2200万元,溢价为853.09万元。

对于本次资产出售,全通教育称,综合考虑公司未来的发展战略规划和业务布局,公司通过出售智园控股24.24%的股权,收回投资,减少投资损失,有利于实现公司战略聚焦,增强公司可持续发展能力。

本次交易预计增加公司处置当年净利润约853.09万元。

尽管出售资产回笼资金2200万元并不算多,但对于全通教育而言仍然较为重要。一方面,公司坚持产业转型升级,需要资金投入,另一方面,公司经营业绩不佳,本次资产转让能够产生部分投资收益,增厚公司净利润。

全通教育以家校互动信息服务起家,后来通过疯狂并购,形成了三大产业,即家校互动升级业务、继续教育业务、教育信息化项目建设及运营。目前来看,三大业务盈利能力均不佳。

三季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全通教育实现营业收入4.42亿元,同比增长14.29%,净利润0.13亿元、扣非净利润0.04亿元,同比分别下降54.50%、81.47%。

wind数据显示,2014年上市以来,全通教育实现的净利润累计数为-9.91亿元。

市场认为,上市以来整体上表现为亏损,主要原因是全通教育大规模并购后遗症,导致2018年、2019年合计亏损超过13亿元。

陈炽昌撤退已套现15亿

经营业绩惨淡,实际控制人陈炽昌已经获利退出。

中学教师出身的陈炽昌,创办全通教育,初期主要从事家校互动信息服务,联合中国移动等通信运营商,共同开展业务。2015年,作为互联网教育第一股,在2015年互联网+时代,全通教育股价暴涨,最高达467.57元/股,一度超过贵州茅台登顶A股“股王”。

股价暴涨的背后,是全通教育实施的系列并购在推动。利用资本市场优势,公司疯狂进行外延式并购扩张。仅在2015年,公司耗资超过13亿元,收购了6家公司。公司称,经过系列并购,完成了产业布局,由于是趁着热点高溢价并购,全通教育因此形成的商誉不断上升。2017年底,公司商誉达到13.90亿元,占当期总资产的48.58%、净资产的62.5%。

随着热点退潮,全通教育的风险随之暴露。2018年、2019年,公司商誉减值金额分别为6.85亿元、5.8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全通教育曾筹划收购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的自媒体公司“巴九灵”,交易作价为15亿元。不过,筹划半年后,公司宣告终止。

再次资本运作失败,先前收购的标的资产盈利能力不佳,全通教育的经营陷入困境。

二级市场上,全通教育的股价也是跌跌不休。

K线图显示,以前复权看,2015年5月18日,全通教育股价最高为99.93元/股,到了2021年12月31日,股价仅为5.98元/股,累计跌幅约为94%。

虽然股价跌得惨、经营业绩糟糕,但股东仍然获利不菲。

2011年,全通教育引入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公司、北京中泽嘉盟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两家外部股东,两家公司分别出资3000万元和2000万元。

上市之后,广东中小企业股权投资基金公司和中泽嘉盟成为持有公司5.53%和5.14%的第三和第四大股东。限售股解禁后,两家股东就开始变现。到2016年4月,两家股东就完成了清仓,合计套现约23亿元。

作为实际控制人,陈炽昌也不忘减持。2017年2月至2019年12月,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通过大宗交易和协议转让,累计套现约9亿元。

2020年9月,陈炽昌筹划大步撤退。当时公告显示,陈炽昌、林小雅及其一致行动人全鼎资本、峰汇资本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持有的全通教育6.8911%的股份转让给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中文旭顺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中文旭顺”),总金额3.5亿元。

2021年8月10日,陈炽昌筹划第二次协议转让,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东台蔚忞与中文旭顺签署了《第二次股份转让协议》,陈炽昌、东台蔚忞将其持有的公司5072.83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8%)转让给中文旭顺,转让总价款约为2.74亿元。8月25日晚,全通教育公告,本次股权转让事项完成过户登记。

综上,据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陈炽昌及其一致行动人累计套现约15.24亿元。(魏度)

抢先读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精彩放送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1-2020  产业研究网  www.coalstudy.com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2 86 831 [email protected]

豫ICP备18004326号-15

营业执照公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