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资讯 > > 正文

“妖股”贵州燃气再战资本市场

时间:2020-09-27 08:51:32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者:DN032

2017年底上市交易百日涨幅就超10倍的贵州燃气(600903.SH),当时曾被外界称为“妖股”。如今,其在资本市场又有新动作。

9月14日,贵州燃气公告披露,其收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项目审查一次反馈意见通知书。此次证监会针对贵州燃气的发债事宜出具了19条反馈意见,涉及资金使用、关联交易、行政处罚等多个方面。

公开信息显示,贵州燃气拟发行可转债募资不超10亿元,计划用于城市燃气管网建设项目、天然气输气管道项目、偿还银行借款等。

针对可转债发行事宜,贵州燃气方面于9月21日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正按照证监会要求准备相关内容,由于要答复的问题较多,所以公司最近一直忙于相关工作。

业内人士认为,在今年天然气消费增速放缓大背景下,燃气企业业绩普遍下滑。而未来在天然气价改等因素作用下,贵州燃气业绩和股价将进一步承压。

发债10亿为哪般

据悉,此次贵州燃气拟募集不超过10亿元资金,主要用于城市燃气管网建设项目、习酒镇至习水县城天然气输气管道项目、天然气基础设施互联互通重点工程(贵阳市天然气储备及应急调峰设施建设项目)和偿还银行借款。

中国证监会方面对此提出了问询,要求贵州燃气说明募投项目的资金使用和建设进度安排、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以及相关项目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天然气消费需求增长较快。根据国家发改委数据,2019年天然气表观消费量3067亿立方米,同比增长9.4%。相应的,2019年城市燃气增长迅速,城市燃气用量1130亿立方米,增幅14.7%。各地燃气企业投资管网项目的热情被大量激发。

此外,燃气企业积极投资管网项目还有一个现实考量,随着国家天然气“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价格改革推进,燃气企业间的竞争更趋白热化。

“一些三四线地区小燃气企业在气源、资金、配套服务等方面都没有优势,将来有较大可能被燃气巨头们兼并,”卓创资讯天然气市场总监国建告诉记者,贵州燃气属于较大的地区燃气企业,虽然不太可能会被合并,但依然亟须提升市场规模、管网设施。

地区燃气企业不加快提升配套服务及市场规模,未来可能被“大鱼吃小鱼”。这或许是企业加快投资管网设施的原因之一。

不过,记者拿到的证监会反馈意见显示,贵州燃气报告期内产能利用率明显偏低,报告期末固定资产、在建工程、长期股权投资余额较大。证监会要求贵州燃气说明产能利用率明显偏低的原因。

对此,安迅思能源研究总监李莉分析称,现在油价和煤价都处于历史低位,作为替代能源的天然气优势不明显甚至有劣势。“同时天然气价改后,上游气源放开,一些天然气需求量大的企业甚至可以绕开地方燃气企业直接对接上游气源,可能会让燃气企业损失一些大客户。”李莉对记者说道。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让贵州燃气尽快补充说明,报告期内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账款余额较大、存货余额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外,证监会还要求贵州燃气说明全资子公司贵阳黔燃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黔燃置业”)报告期内业务开展情况。爱企查显示,黔燃置业成立于2019年6月24日,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由贵州燃气100%持股,经营范围主要是房地产开发、租赁、经营;房地产中介服务;物业管理。

证监会的反馈意见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贵州燃气及其子公司有35座房屋尚未取得房屋所有权证或不动产权证。证监会要求贵州燃气补充说明未取得相关权证原因、是否合法合规,以及是否会对募投项目的实施产生影响。

对于上述问题,记者联系贵州燃气方面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营收利润双降

一面是大量募资建设管网设施,另一面是疫情因素下业绩出现较明显下滑、资金使用捉襟见肘。

贵州燃气8月17日晚发布的半年度业绩报显示,2020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09亿元,同比下降21.44%;营业收入约为19.25亿元,同比下降5.07%;基本每股盈利0.10元,同比下降16.67%。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贵州燃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从期初的3.39亿元降至1.49亿元,下滑56.07%。

对于燃气企业不佳的业绩表现,国建分析认为,上半年疫情确实是影响因素,不过还有一个现实因素是,LPG、LNG价格低,甚至一度跌破2000元/吨,今年均价预计为3000元/吨左右,相较管道气4000元/吨的价位优势明显,LPG、LNG一反往常实现了对管道气的逆替代,压缩了管道气的需求。

与业绩下滑相随的是公司现金的大幅下滑。记者查阅贵州燃气2020年半年报发现,该公司现有货币资金6.22亿元,相较上年期末的10.6亿元,同比下滑41.26%。贵州燃气方面表示,这主要是经营性现金减少及偿还借款增加所致。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贵州燃气短期借款上升明显。2017到2018年的短期借款由12亿元突增到20.2亿元,并且2020年上半年维持在21.7亿元的高位,长期借款也达6.79亿元。

贵州燃气方面坦承,公司天然气建设项目具有投资额大、建设周期长等特点,目前建设资金主要以银行借款等债务融资方式取得,数额较大导致财务成本高,项目建成后折旧及运营等成本增加,项目能否如预期及时产生稳定的收入、达到预计的收益水平均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妖股”雄风难再?

油价、煤价处于低位,LNG、LPG实现对管道气的逆替代,再加上突如其来的疫情,让“降降降”成为今年上半年燃气企业业绩的主旋律。

不仅是贵州燃气,包括华润燃气、港华燃气等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盈利下滑。

有分析认为,相关改革政策的推进,将会进一步压缩燃气企业的利润空间。

8月底,贵州省发改委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天然气输配价格监管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时间为2020年8月28日至2020年9月10日。意见稿指出,天然气输配价格要严格实行政府定价管理,输配企业不得自行制定价格或擅自收费。配气价格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的原则制定,准许收益率不超过7%。

对此,李莉分析认为,目前国内一些地方出台相关政策,不过价格透明化是趋势。透明化减少了燃气企业可操作空间,而7%的利润空间可以让燃气企业维持正常运营,但显然没有了垄断利润。

国建表示,多重因素作用下,今年天然气消费增速可能会出现下滑。“去年我们曾预测今年天然气销量增长8%~10%,但目前我们已经下调至5%~6%。”

2017年底上市的贵州燃气,上市后曾连续封停涨停板,一度从发行价的2.21元/股一路狂飙最高涨至近40元/股,被称为“妖股”。

不过,当时有观点认为,贵州燃气的主营业务无法支撑这样的高估值水平,是白菜发行价、高行业预期以及牛散、游资炒作等多重因素的结果。9月21日,贵州燃气报收11.40元/股,相较于高点已跌去大半。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1-2020  产业研究网  www.coalstudy.com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14 676 113@qq.com